春在人间
展期:2020.11.22-2020.12.22
策展人:杜宏新 冯黎敏 章健

艺术家   

何水法


新闻稿 

“春在人间——何水法作品展”将于2020年11月22日(周六)下午2:00,在杭州黄龙饭店“西湖·山水·文化——艺术长廊”开幕。


三十七年前,青年画家何水法欢天喜地搬进了宝石山下的桃源新村的新居,眼见着黄龙饭店起拔地而起。

二十二年前,著名画家何水法满怀着对这片土地所有的眷念和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纪的美好憧憬,应邀为黄龙饭店创作巨幅牡丹《国色天香》。他笔下的这一丛牡丹花见证了黄龙饭店多少美好的时刻。

今年,当疫情在全世界肆虐的艰难时刻,著名艺术家何水法心怀对生命的敬畏,拿起画笔追逐春天,再次为黄龙饭店创作巨幅牡丹作品《春在人间》,祈求世界安康!生活更加美好!因为他相信,春天一直没有离去,春在人间,爱在人间!


为纪念《春在人间》巨制的诞生与揭幕,也是想见证黄龙饭店“从好到美好到更好”的历史进程,由浙江省国际文化交流协会、杭州黄龙饭店、瀚阳艺术中心、抱华楼何水法美术馆联合主办,在黄龙饭店艺术长廊举办《春在人间——何水法庚子新作展》,展出作品42幅,其中既有大气磅礴的鸿篇巨制,也有婉约细腻的小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何水法先生还专门为此次画展创作了40余幅世界各国的国花作品,仅在现场展出的就有20余幅。这些作品是他近年来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伟大倡议,深入国外写生的成果。何水法用韵味隽永的中国画笔墨,书写着他丰富的内心世界与他感知的时代气象。展期至2020年12月22日结束。


序言

艺高人胆大 霜重色愈浓


在何水法认识我之前很久,我就认识了他。那是2003年盛夏,杭州某报在西湖边举办的一次文人与画家的雅集上,有一个画家集体作画的节目,开笔者即是何水法。只见他匆匆在宣纸上画了一丛牡丹,留下半纸锦绣,便扬长而去。他高大的身材和下巴上那一蓬花白胡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邀我来参加此次活动的朋友告诉我:何水法是花鸟画大师,浙江的宝贝!我说他看上去似有点傲啊。朋友说,确实有点傲,但只要对了他脾气,也挺随和。记得我谑道:看上去挺像个大师!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在艺文各界,都有一些年纪轻轻便蓄起胡须冒充大师的人,于是在心里边,便对蓄须的人存有疑问。现在检讨起来,这其实是我的偏见。是否蓄须,完全是个人的事,并不能以此对人做出品格方面的判断。我在记人的相貌方面十分低能,有很多人见过多次,总是忆不起其相貌,但这何水法却是一见便铭刻在心,他花白相间的硬朗胡须和炯炯的目光,可以被我随时回忆起来。

  我很喜欢何先生的画,无论是他早期的工笔花鸟,还是他近年来的色墨写意。我也喜欢何先生这个人,虽然与他交往不多,但从许多朋友口中听到过对他的赞誉,也从媒体了解了他近年来的多项善举。譬如他早就倡议的将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在海峡两岸合璧联展,也已成为事实。我不懂相术也不信相术,但与人交往时有一种天然的直觉,感觉良好者,人品大致不差。

  花鸟画是中国画的主要表现内容,千百年来,大家辈出,高峰矗立,要想在这个领域成名成家已属不易,而要想立异标新、自创新局更是难上加难。纵观何先生早期的作品,可以感受到两宋余韵,亦能读出青藤、八大笔意。亦可为留白,亦可为清幽,亦可为闲趣,亦可为孤寂,亦可冷眼看世界,亦可白眼望青天,但这一切,只能证明“我亦能”而已,而要进到“我独能”的阶段,才可以说是进入了真正的创造境界。当然,能做到“人能我亦能”已属不易,多数人也就此止步,但何先生天生有叛逆的野心,天生有探索求变的激情,于是,摒弃轻车熟路,走上披荆斩棘的创新之路,也就势在必然了。

  有创新求变意识的艺术家比比皆是,但真正创出新路变出新风的却如凤毛麟角。画家如是,举凡艺文各界,莫不如是。依我愚见,所谓大师,必有创新,欲图创新,必当叛徒,而欲当叛徒,必先精研传统,熟谙传统技巧,理解并攫取了传统精髓,然后才有可能寻到创新门径。

  关于何先生的画风与成就,早有诸多名家评点,宏文高论,连篇累牍,我不懂术语,缺少理论,只能谈点肤浅感受。

  我的第一个感受,何先生的画是“闹”的,是“红杏枝头春意闹”之“闹”。这种“闹”是热烈,是热情,是热爱;因之,何先生的画也是“热”的,是生活中的热浪扑面而来,是人的热情跃然纸上,是与寂寞、孤僻、牢骚、冷嘲等病态情绪对抗的。是否可以说,中国的传统花鸟画,最初传达的是一种静雅闲适之美和轻松的生活情趣,发展到成熟阶段,其精神实质,是借花鸟虫鱼而传达落魄文人愤世嫉俗、消极避世、颓唐寂寞的情绪,何先生早期似也画过白眼看天的鸟儿和斜眼看人的鱼儿,但变法之后的何先生,打破了传统花鸟画冷漠孤寂之境,为这一画种,注入了健康、明艳、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

  何先生善画牡丹,曾九上洛阳写生,有“何牡丹”之雅号,但我感到他更喜欢画那些普通的花儿。古人画花的折枝,何先生好画丛束,古人喜淡雅,何先生好浓烈,这样的布局和用色,就营造出了轰轰烈烈的、热火朝天的氛围,而这种氛围,正是他给中国花鸟画增添的生命气息。

  何先生的画当然来自于自然和生活,但他的画同时具有强烈的个性和时代精神。他的为人是豪爽的,他的个性是豪放的,他对生活的热爱是可以从他的画中感受到的,他画的不仅仅是大自然中的花朵,也是他心中的花朵。由写实向写意的转变不仅仅是技巧的变化,更是画家内心的强烈感受的必然表现,亦是画家的心理需求。

  另外,何先生的书法,亦有自家面貌。他早期写很秀美的字,也摹瘦金书,晚近的字却是一种硬朗拙朴的创格,这样的书法,与他热烈的画面,相映成趣,十分可观。

  我少时曾听伯祖讲过一个故事,说郑板桥在潍县为令时,门前植竹,枝叶茂盛。一日,一衣衫褴褛之人伫立竹前画之,众人讥笑其竟敢在板桥门前画竹,此人微笑不语。好事着急报板桥。板桥曰:由他画去。去后数日,竹皆枯萎。板桥叹曰:竹之魂魄,已被摄走矣!这故事当然是个传说,不足信,但我总是固执地想到一个画面:一位画家在牡丹花前写生,目光如电,眼到手到,不须看纸。那被临画过的牡丹,立即便枯萎了,因为那牡丹的精魄,已被摄到纸上去。


莫言


展览作品 






展览现场 




联系我们
邮 箱:
hanyangart@126.com
0571-87171556 153 8100 4478
杭州市 西湖区 曙光路120号 杭州黄龙饭店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
电 话:
地 址:
Copyright©2019 | 版权所有:杭州瀚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管理网站 举报反馈 技术支持